创意动态
APEXLS NEWS

城市亮化要走出“不夜城”的迷思

6/21 2017 15:59| 查看: 514

摘要
 随着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城市夜间照明越来越受到  重视。当前,一些城市的亮化工程方兴未艾,许多城市跟赛跑似的在“打造世界  一流亮化工程”。但同时,过度亮化带来的光污染正在不同程度 ...
 随着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城市夜间照明越来越受到

  重视。当前,一些城市的亮化工程方兴未艾,许多城市跟赛跑似的在“打造世界

  一流亮化工程”。但同时,过度亮化带来的光污染正在不同程度地干扰人们正常的生活、工作、休息和娱乐,成为现代城市病的一种。诸多城市亮化景观工程也因其背后的巨大能源消耗而为人们所诟病。

  城市现代化是动态发展和内涵丰富的概念,城市亮化只是城市现代化的一个方面。适当的城市亮化会为城市增光添彩,但过度亮化却会带来污染和浪费。因此,城市发展要内外兼修,更应靠历史的厚度、文化的积淀,以及以人为本的和谐之美来展现魅力。

  专家认为,我们应走出城市亮化工程建设中的认识误区,城市亮化要量力而行,尊重群众意愿,遵守国家法律规定,在增加百姓福祉的同时,尽量减少负面效应。

  新修订的《广州市户外广告和招牌设置管理办法》日前出炉,规定从5月1日起,每天22时30分至次日7时30分,户外LED电子显示屏须关闭。在国内城市中,广州市率先放弃了对“不夜城”的迷恋,还夜空以自然色彩。广州此举引人关注,发人深思。

  随着经济社会的飞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城市夜间照明越来越受到重视。一些城市的亮化工程方兴未艾,在方便市民生活、繁荣经济社会、展示城市形象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然而,随着城市夜间照明工程在各地越演越烈,过度亮化带来的光污染正在不同程度地干扰人们正常的生活、工作、休息和娱乐,成为现代城市病的一种。 “点亮一座城市”看起来很美,但过度亮化带来的巨大能源消耗也不容忽视。

  如今许多人已认识到,应对过度追求城市亮化进行必要控制,使城市建设向科学、宜居方向发展。

  过度亮化导致光污染已影响居民生活

  在沈阳市铁西区的九路建材市场,一家家居店老板告诉记者:“以前,来买遮光布的主要是宾馆、酒店、洗浴、照相馆等场所,现在,个人来买遮光布用于家居的也多了起来。 ”

  自家订制遮光布的生意越来越火说明了什么?过度亮化带来的光污染已悄然侵入居民生活。

  而今,在城市里,抬头看见璀璨星空的机会越来越少,目之所及,都是灯火辉煌、流光溢彩的现代城市亮化景观工程。过度亮化带来的光污染也与水污染、大气污染、噪声污染等一样,被公众所关注。

  长期关注城市亮化问题的全国政协委员、辽宁省糖尿病治疗中心院长冯世良对记者说,近些年一股亮化潮正席卷全国。不仅是街道、公园、广场、桥梁、河岸、大树、草坪、居民楼,连古建筑也装上了泛光灯。城市不当亮化已成为污染源,正在危害人类和动植物的自然生长。长时间的夜间照明,轻则扰乱生物钟,重则引起一些植物枯萎死亡,生物种群消失。彩色光源让人眼花缭乱,干扰大脑中枢神经,使人头晕目眩、损坏生理功能,严重的还可能引起失眠,甚至影响身心健康。

  包括人在内的所有生物都是在日夜交替自然规律中生息的,长时间的夜间照明实际上是违背这种自然规律的。

  “中国很多城市的夜晚太亮了,其亮度已远超国际标准。当发达国家在和光污染作斗争的时候,中国却在重蹈它们几十年前的覆辙。 ”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著名照明专家肖辉乾说。

  有法律专家告诉记者,近年来,全国各地光污染投诉率不断上升。只是因为缺乏相关的法律法规,光污染种类、污染标准以及处罚标准难以界定。国内许多专家呼吁,目前城市急需建立防治光污染标准和措施,并切实加以实施。

  隐性的能源浪费相当巨大

  冯世良在对全国多个城市的调研中发现,在城市亮化工程的背后,各种浪费已达到惊人的程度。许多城市不惜花费十几万元,甚至几十万元购买进口景观装饰灯。这些构造繁琐的景观灯,每年运行和维护的费用更是一个巨额数字。 “根据媒体的统计,北京城市景观照明,一年的用电量相当于秦山核电站一年的总发电量。上海的景观灯,一天耗电量达到20万千瓦,相当于整个城市总耗电量的2%。 ”冯世良说。

  每当华灯初上,城市的标志性建筑上彩灯通体透亮,高楼大厦顶端大功率射灯的耀眼光芒穿透苍穹,立交桥上稠密的灯带亮若白昼,即使尚未形成居住规模的新城区也不管位置多偏僻,街道上有没有行人,其亮化标准丝毫不逊于繁华的老城区。这是中国城市发展变化留给人们的深刻印象,一、二线城市如此,三、四线城市争相效仿,许多城市跟赛跑似的在“打造世界一流亮化工程”。

  我国3/4的电能需要通过燃烧煤炭来获得,而煤炭的燃烧又会污染空气,造成的环境损失高得惊人。

  亮化工程的建设势必要消耗能源,导致亮化工程建设与能源有限性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。据媒体报道,近年来,一些城市由于大搞亮化工程建设,树上、花上、桥上都是五彩斑斓的霓虹灯,导致城市用电紧张。在用电极度紧张的时候,会对工厂和居民采取限时供电和拉闸限电的措施,这就出现了本末倒置的现象,大量霓虹灯消耗的电量本可以用到居民生产和生活最需要的地方。

  亮化的目的是为了美化城市,出发点应该是以人为本、方便百姓,我们可以追求美,但不应追求奢华。奢华的亮化工程,是与建设节约型社会的理念背道而驰的。

  走出城市亮化工程建设中的认识误区

  在采访中,不少专家认为,一段时期以来,我们对于城市亮化存在认识上的误区。在城市亮化工程建设中,很多设计人员甚至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员都认为,城市的亮化程度代表着城市的现代化和国际化程度。这样的认识就过于简单化和表面化。

  据媒体报道,“5·12”地震重灾区某国家级贫困县,居然投入2400万元用于一条主要街道的亮化工程建设,安装流星雨灯饰、频闪灯、泛光灯、太阳能星星灯1万多盏,七色灯带8000多米,LED护栏管2600套。据不完全统计,每年仅此项电费开支就逾百万元。当地政府认为,这样的亮化工程,让县城在各种彩灯的映照下美轮美奂,面貌得以改观,品位明显提升。

  其实,眼下世界不少著名城市已开始理性、有选择地亮化。比如在伦敦、巴黎、罗马、雅典等世界性大城市,夜晚大规模被人工灯火照亮的景象已非常罕见。

 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,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,无论是节能减排,还是治理环境污染,任务都非常繁重。在这种情况下,实在有必要认真反思一下正在愈演愈烈的城市亮化热。

  如何才能走出城市亮化工程建设中的认识误区? “政府要量力而行,尊重群众意愿,还要符合国家法律规定,在增加百姓福祉的同时,尽量减少城市亮化的负面效应。 ”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绍荣对记者说,“城市在保证基本照明、不影响群众正常夜生活的前提下,关闭或撤除中看不中用的景观灯,不仅是为了节约,更是为了倡导健康生活的理念。在能源紧张的情况下,需要的是扎扎实实的节能行动。 ”

 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经济学研究所所长陈明生教授认为,城市亮化工程建设应在充分调研、搞好规划的基础上,将所有的规划、设计、建设方案和资金使用情况等向社会公布,对市民公开,接受来自方方面面的监督。不能亮了街上的霓虹灯,而让群众对政府行为产生猜疑,甚至对政府失去信心、失去信任。 “政府亮化城市并没有什么错,但一定要始终把群众利益放在心上,把科学民主规范程序摆在前头。 ”陈明生说。

  事实上,国家对城市亮化早有相关要求。2004年,原建设部就发布了 《关于加强城市照明管理促进节约用电工作的意见》,指出我国很多城市照明存在单纯追求亮度、追求豪华,造成光污染;使用低效照明设备,导致电能浪费严重、加剧城市用电紧张等问题,要求各地搞好照明节能工作。2006年7月10日,原建设部制定的《“十一五”城市绿色照明工程规划纲要》出台,提出我国将在今后 5年内大力推广城市绿色照明,到2010年,实现在城市照明中,高效节能灯具的应用率达到85%以上。

  但很多地方在城市亮化过程中,节能意识和环保意识往往被其他诉求冲淡,造成过度亮化,因而既违背建设“节约型社会”的要求,也违背科学发展的理念。

  城市现代化是动态发展和内涵丰富的概念,城市亮化工程只是城市现代化的一个方面。适当的城市亮化会为城市增光添彩,否则就会带来污染浪费。因此,城市发展要内外兼修,更应靠历史的厚度、文化的积淀,以及以人为本的和谐之美来展现魅力。

  适当的城市亮化会为城市增光添彩。